春运火车票价还不够高—经济学思维试金石

发布日期:2019-08-08 22:41   来源:未知   

  春运期间“火车票应不应该涨价”这个问题,就是一块很好的检验人们是否建立起稳定的经济学思维品质的试金石。

  我们都知道,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城市化高度发展,每到春运期间,大量在外工作的人就要回乡,这时就会产生春运的高峰期。

  学过经济学的人都会知道,高峰期就要用价格来调整,价格规律可以有效缓解高峰期的问题。如果我们只是这么抽象地说,在经济学课堂上指着需求曲线这么说,没有人会不同意。但我们一旦把它带入一个具体的商品——春运期间的火车票,人们的感情一下子就涌上来了,他们会搬出种种理由说春运火车票不该涨价。

  人们常有这样的鸵鸟心态,在讨论价格的时候,会说那些正在触动神经的商品非常特殊,不是商品,所以价格规律不起作用。谈水费的时候,说水不是商品;谈学费的时候,教育不是商品;谈药费的时候,健康不是商品;谈旅费的时候,回家过年不是商品。然而,抱着这样的心态,只能让人脱离现实,而无法正视问题和寻求对策。毕竟经济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很显然,回家过年不仅仅是商品,而且可以是昂贵的商品。媒体渲染说回家不需要理由,可是,在特定的时候回家就需要理由。事实上,春运综合征已经不间断地发生了很多年,之所以仍未得到根本解决,正是因为那么多人要同时回家,而且一年就那么一次,这就变成了奢侈的需求。

  反对的第二个理由是,回家过年是刚需。意思是不管价格多高,人们还是要回家过年,因此提价只会让铁路系统多赚钱,而不能降低人们回家过年的愿望。

  事实上,春节回家过年不是刚需。过去中国人离开家乡,就很少回去。更不可能每年都回去过年。我们现在之所以每年过年都要回家,主要原因就是交通成本下降了。留学在外的留学生很多年没有回家,其实也一样能过年。

  以前还有一种观点认为,我们应该实施火车票实名制,只要实施了实名制,买火车难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而现在已经实施了实名制,我们看看火车票价格因此涨了还是跌了呢?

  我曾经问过我的同学们,买过最贵的黄牛票是多少钱,是原价的多少倍?普遍的回答是,黄牛票比原票价涨了100元,200元,300元,基本上不到一倍。只有一个同学,他说原票价是30元,而最后的黄牛价是200元,涨了近七倍。我说怎么会怎么高?这位同学解释道:火车票实施实名制以后,要查身份证,身份证不对是进不去的,而这200元是黄牛包带进去的价格。

  还有一种观点,把问题归咎于我国铁路部门的运力不足。这种观点也经不起推敲。我们要想想,每到春运期间,我国就经历两次大规模的人口迁移,几亿人在短短的时间内,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很快又从另外一个地方回到原先的地方。

  如果我们能把铁路运输的运力,提高到在春运期间不吃力的线个月,铁路的运力不就闲置了吗?这会造成多大的浪费,造成的损失又由谁承担呢?

  还有些人认为,火车票之所以贵,之所以难买,是由于铁路垄断。他们接下来说,既然铁路是垄断的,就应该对火车票实施调控,让火车票价格降下来。

  事实上,这种观点犯了一个错误。如果垄断本身能够证明把价格控制下来是对的,那么垄断岂不成了我们应该追求的目标?凡是垄断部门生产的商品,我们都能够用行政办法把价格压下来,这不挺好吗?我们应该鼓励更多垄断才是啊?为什么还要职责垄断呢?这个道理明显说不通!

  实际上,一件商品,无论是垄断企业还是竞争企业提供的,价格都应该由市场决定。否则,就会出现我们前面所说的短缺或过剩现象,从而产生无谓的损失。

  第二:怎样提价才合理?年前逐日增加,年后逐日递减,从而鼓励时间成本低的人们早走晚归。

  第三:提价的后果是什么?部分出价最低的人,不能在春运高峰期间出行了。除此以外,其他旅客照样可以回家,但他们并不通过排队来争得车票,而是凭劳动所得,购买充分提价的火车票回家。

  春运火车票,是计划经济时代留下的尾巴,是习惯了市场经济的年轻人了解过去生活方式的一个样本。不妨设想,如果其他比“回家过年”更基本的必需品——包括水,电,旅馆,粮食和药物——都实施和火车票一样的价格管制,我们的生活会倒退到什么程度。当然,今天随着高铁和动车的逐渐普及,它们的票价从一开始就定得足够高,春运期间火车票涨价不足的问题,可能也会逐渐消失。